西厢故事的流变

元稹的「莺莺传」为西厢故事的最早出典,其中叙写了张生爱恋崔莺莺最后又负心抛弃她的故事。作者非但不谴责张生反而称赞他的“始乱之,终弃之”为“善补过”,并宣扬崔莺莺是“尤物”、“不妖其身,必妖于人”,这种论调受到后人的非议。直至董解元的「西厢记诸宫调」,故事的主题发生了根本变化:改变维护封建夫权的论调,赞美青年男女对爱情的执着追求。到最后王实甫的「西厢记」,崔张二人在婢女红娘的帮助下冲破封建礼教的禁锢,更是表达了对封建婚姻制度的不满和反抗,以及对美好爱情的向往追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