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启超忧心青年的人格堕落

梁启超认为,五四运动后,青年的精神一方面大为振作,一方面却也有弊端。振作指自我意识的觉醒,而弊端,“社会上对于青年可算是宠极了,然根柢浅薄的人,其所受宠的害,恐怕比受辱的害更大吧”。根柢浅薄,即缺少修身之学的培养,人格未立,“这样的‘个性自由’被鼓荡起来,很容易变成肆无忌惮乃至人欲横流”。梁启超欲以修身之学教导青年,虽然在当时激进的氛围下,他的倡议遭到了诸多批评和抵制。但他仍认为,青年需觉醒,需修身讲道德,要防止自己的人格堕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