规训社会与功绩社会

福柯提出的规训社会由医院、疯人院、监狱、营房和工厂构成。而现在的社会可以说是由健身房、办公楼、银行、机场、购物中心和基因实验室构成的,许多社会家称其为功绩社会。所谓功绩社会,简单理解其成员都是“功绩主体”,他们是自身的雇主。规训社会强调“不允许”“应当”等否定性禁令,而功绩社会变成了“能够”“是的,我们可以办到!”等积极性要求。我们都在积极地完成项目计划,甚至被要求从内在动机去“产生积极”,去完成“功绩”。规训社会“制造出疯人和罪犯”,而功绩社会则“生产抑郁症患者和厌世者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