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年的角色是什么?

存在主义认为,成年人利用童年来定义自己现在是谁。我们都在童年有过快乐和不幸的时光,作为成年人,我们“选择”记住的,是那些符合自我建构或自我定义的内容。如果我认为自己是成功的、乐观的和有能力的,我就倾向于“选择”支持和促进这种自我建构的童年记忆。另一方面,如果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能的、不幸的受害者,在童年记忆库中保留的回忆就可能会支持这一看法。人的童年是被诠释过的童年;因此,它可以被重新诠释。不存在不被诠释的童年,不存在固定不变的童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