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樟树到致樟树

舒婷的「致橡树」,原是叫作「橡树」的,写于 1977 年 3 月的某个凌晨。而写作缘故,舒婷在其散文「都是木棉惹的祸」中有所记述。大概是和蔡其矫在鼓浪屿散步聊天,蔡其矫感叹自己见过的美女大多无头脑,才女又少有美貌,二者兼有者又气盛,使人生畏。舒婷认为,男性只知道要求女人兼有外貌、智慧和性格的完美,却不知女性也是有所要求的,并且也经历过深深的失望。遂与蔡其矫争执不休。当天夜里两点,舒婷一口气写完「橡树」,次日送行,将草稿给了蔡其矫。后经艾青、北岛看过之后,赞叹不已,建议改为「致橡树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