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学习和传承有价值的东西

赵毅横认为,20 世纪,中国一直在向西方学习现代化。中国人到西方去做学生,如徐志摩去做曼殊菲尔的学生等;西方人到中国来做老师,如庄士敦来做溥仪的老师等。这一来一去,学生和老师,学和教的都是现代化。但是现代化是西方环境孕育的东西。于是便有了争执,有人说中国传统文化没办法去支持现代化的发展。但赵毅横认为,如果现代化不可避免,那我们学就是;如果传统文化仍有价值,那我们继承就是。对二者的思考和看法不应该仅仅只停留在优劣之分上。